首页> 动漫 >

二重螺旋1-07束の間の平穏

次播放
上传时间: 1970-01-14
上传自: 网页
简介:

二重螺旋;原作者:吉原理惠子;【声優】 篠宮尚人-緑川光;篠宮雅紀-三木眞一郎;篠宮裕太-阪口大助;篠宮沙也加-柚木涼香 ;桜坂一志-遊佐浩二 ;篠宮慶輔-鈴木琢磨 ;篠宮奈津子-出口佳代{(注:翻譯詳見http://tina0113/)(驗證密碼:tina0113)}

专辑名称: 二重螺旋
专辑创建者: 小魔女~蒂娜&Tina&
视频数:10 播放次数:744890
简介:

二重螺旋/第一部 原作者:吉原理惠子 【声優】 篠宮尚人-緑川光;篠宮雅紀-三木眞一郎;篠宮裕太-阪口大助;篠宮沙也加-柚木涼香 ;桜坂一志-遊佐浩二 ;篠宮慶輔-鈴木琢磨 ;篠宮奈津子-出口佳代 翻译: Track01 - プロローグ 沙也加:妈妈,鸡蛋丝好了噢~ 妈妈(奈津子):啊呀,沙也加,做得好漂亮呢! 沙也加:对~吧~ 妈妈:比妈妈做得还好,那,帮我把它分在散寿司饭上好吗? 沙也加:哈依!尚(尚人的昵称),把盘子给我。 尚人:花的那个? 沙也加:对!啊,顺便把小碗也给我。然后,把小番茄也拿出来洗一下。 尚人:哈依哈依!真是,沙也加姐姐真会使唤人,明明是我的生日的说。 (跑步声) 裕太:我回来啦!哇~看上去好好吃!炸虾,炸鸡,还有散寿司饭,都是我爱吃的!那,尝一个看看。 沙也加:嗯哼。 (裕太被扁) 裕太:好痛。 沙也加:不行哦,裕太,要等大家都到齐了! 裕太:姐姐真小气,一个有什么关系! 沙也加:你那不叫尝味道,明明是偷吃嘛,然后一定又会说,已经吃了一个了吃几个都一样,就把别人的份都吃完。 尚人:啊~又来了。 裕太:那种事,我不会干的嘛! 沙也加:这句话我听得耳朵也起老茧了! 裕太:但是,爸爸和雅纪哥哥都还没回来嘛~这样等的话我会饿死的啦~ 沙也加:爸爸只是去拿尚的生日蛋糕了,马上就回来的,哥哥现在在洗澡。 尚人:裕太也真是老不甘心啊。 沙也加:不工作的人没饭吃,知道吗? 裕太:你那是欺负我! 沙也加:不是啦~是你太狂妄了啦!尚都有好好帮忙地说,你却只知道吃,真是个小孩子! 尚人:吵架也好力气也好明知道赢不过沙也加姐姐的说,为什么还老是要顶嘴呢?唉~ 裕太:姐姐的这种说法真让人恶心,雅纪哥还不是什么都没做! 沙也加:你在说什么啊,哥哥早上去参加剑道比赛,刚刚才回来说,才不像你从早到晚都那么闲呢! 裕太:你那是狡猾!偏袒! 沙也加:你那只不过是歪理! 尚人:妈妈,不阻止他们好吗? 妈妈:没关系拉,沙也加和裕太那个只不过是感情好的表现而已啦!再说了,就算有什么,哥哥在嘛!嗯,味道不错! 尚人:可以阻止暴走的姐姐的的确是只有雅纪哥没错拉…… (浴室门开) 雅纪:尚,浴室可以用了噢,啊~好痛快! 沙也加:哥哥,喝点什么吗? 尚人:沙也加姐,太露骨了拉。 雅纪:那,乌龙茶。啊,怎么了裕太,那个不爽的脸?怎么了? 沙也加:没什么,只不过裕太想要偷吃。哈依哥哥,茶。 雅纪:啊,谢谢。 裕太:不是偷吃,只是尝尝嘛。 雅纪:已经六点半了啊,肚子还是饿了吧,不过,在等一会儿噢,爸爸也还没回来,而且今天是尚的生日嘛。大家都聚齐了一起吃一定会更好吃的哦,所以裕太再等等吧。 裕太:为什么嘛,明明只差尚两岁的说,大家都只把我当小孩,在中学生的雅纪哥看来我的确是小孩子没错啦,但是但是,装大人的雅纪哥我最讨厌了~ (门铃声) 妈妈:啊呀,一定是爸爸!谁去把门…… (裕太跑过去) 裕太:爸爸,你回来啦! 爸爸:哦~裕太,我回来啦。雅纪呢?已经回来了吗? 裕太:ne~ne~蛋糕呢? 爸爸:喂喂,等一下啦裕太! 裕太:哇!是NAINBLOCK的鲜巧克力!啊~不过好土哦! 爸爸:哎? 裕太:写着尚人生日快乐什么的。老爸,我生日的时候不用这种土土的鲜蛋糕哦,我要电玩,帮我买电玩,电玩啦~ 爸爸:哈哈,我知道了啦! 沙也加:什么啊,裕太,还说我狡猾,偏袒什么的,还不是个会撒娇的小孩。对吧,尚! 尚人:裕太是老爸最喜欢的小孩嘛。(我觉得那和沙也加姐最喜欢老哥差不多啦) 雅纪:好了,终于可以吃到沙也加和妈妈露了一手的料理了!我也快饿死了啦! 沙也加:多吃一点哦哥哥,我做了哥哥最喜欢的茶碗蒸! 雅纪:这样啊,今天是沙也加做的茶碗蒸啊。 尚人:雅纪哥,我也有好好帮忙哦! 雅纪:哈哈,知道了知道了,那也加上奖励,我给尚的生日礼物,用钢琴弹尚最喜欢的曲子。 尚人:真的?那我要那个!去年暑假雅纪哥从集宿回来后弹的那首! 雅纪:去年暑假?啊~Secret Love(看吧看吧,秘密的爱情,那时候就已经瞄上弟弟了阿~)啊。 沙也加:狡猾!哥哥只对尚那么好,狡猾! 雅纪:狡猾?你这么说我也……那么,那以后和沙也加联弹吧。 沙也加:真的?绝对哦! 雅纪:啊哈哈,真的真的,所以在那之前,给我吃饭吧,na! 沙也加:耶!太棒了!妈妈妈妈听到了吗?哥哥要和我联弹耶!哇!太棒了! (钢琴的BGM,换成光宝宝的声音了) 尚人:10岁的生日,那是极普通的平常的日子,虽然很简单,但却是没有烦恼的幸福生活。有一直打扮得干干净净的妈々的笑容,有宽大可靠的爸爸的背脊,有美型地不像日本人的温柔的哥哥,有罗索但是很值得信赖的姐姐,还有臭屁但很可爱的弟弟。今天的继续是明天的开始,我曾认为那不是什么特别的,是极普通的事。对,在那天爸爸突然扔下我们离开这个家为止。 (这个不晓得到底是尚人还是裕太):ne,为什么爸爸不回来了呢?去哪里了呢?妈妈!告诉我呀!(妈妈哭) 雅纪:爸爸有了比妈妈,比我们还要喜欢的女人,所以已经不需要我们了。他要和那个女人在别的家生活,所以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家了。知道了吗? (现在觉得好像是裕太):不要我们?这一定是骗人! 尚人(光光):哪会有小孩被人家说“你是别人不要的小孩”会马上接受的啊。纵然有能毫不在乎地扔掉自己小孩的父母,也不会有自己想要被父母扔掉的小孩,无论是谁。从那开始,裕太渐渐变得无法管教;沙也加姐姐一下子变得不爱说话;为了帮助维持家计拼命打工的雅纪哥哥脸上不知从何时起没有了笑容;每次裕太闯出什么祸来,深深低头道歉的妈妈变得更憔悴了。人要是拼命过了头,就一定会在什么地方出问题。然后,要是没能坚持下去的话,接下来就会一点一点地崩溃。肉体上的疲惫不久就会侵蚀到精神,我终于知道人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扭曲,简单地就会慢慢变坏的生物。 Track02 嵐の前の静けさ (铃声) 老师(一个老头子):好了,就到这里,把答卷从后面传上来。 同学1:啊~总算期末考试结束了! 同学2:工科真的是地狱啊。 同学3(女):这样总算是能够好好玩了! 同学4(女):ne, 圣诞节你打算怎么办? 同学3:家里有事非得帮忙咧。 同学4:e~ 同学3:但寒假里一起出去玩哦~ 同学4:绝对哦~ 尚人的男同学1:喂,尚人,考得怎么样了? 尚人:马马虎虎,还好啦。 尚人的男同学2:篠宮的还好就是轻轻松松啦。 尚人:没有那回事啦! 男同学2:虽然这么说,上次的期中考试还不是第一名! 男同学1:这么说来3年级的尚人的姐姐也是年级第一名,好像可以升学到那个天下の湘南高校呢。 男同学2:姐弟俩个人还真厉害呢! 沙也加:还是,不想再给哥哥添负担了,一样是拿奖学金进高中的话,目标还是高一点的比较好吧,还有,想要以行动告诉裕太,家里再穷也好,周围的人再说闲话也好,只要自己想要加油,什么都能干的成。一直消沉下去,净干些傻事是不行的,也想让裕太好好理解。所以,对不起哦,尚,家里的事情都推给尚,我一个人到カモン爷爷家里去复习考试。考完试后绝对马上会回来的,到那时为止,大家的事就拜托了哦。 尚人:不管周围怎么样,只要自己好好家有什么都能干成啊~是啊,雅纪哥哥也放弃了上大学,连最喜欢的剑道也放弃了,代替身体不好的妈妈,拼命地在工作啊。所以我们要是不加油就太对不起雅纪哥哥了。 Track03 欧巴桑1:啊呀,尚君。 尚人:你好。 欧巴桑1:怎么了?这么早。现在还是上午哎。 欧巴桑2:难道你妈妈身体又不好了所以早退? 尚人:不是,今天考完试。 欧巴桑2:啊,这样啊。 尚人:嗯,那我回去了。 欧巴桑1:尚人君,真的是有礼貌的好孩子呢。 欧巴桑2:最大的哥哥也是个孝顺母亲的懂事的孩子呢。 欧巴桑1:嗯~啊,但最近没看到姐姐呢。 欧巴桑2:那还不是因为前几天裕太他。 欧巴桑1:也对呢,为了那事,妈々的身体好像又变坏了说。 欧巴桑2:啊,真的啊。 尚人:咦,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妈々的声音……什么声音偶也不说了)什么?妈……妈?难道又身体不好了?怎么办?雅纪哥哥也还在学校。(他妈在%*的时候叫了他爸的名字)爸……爸?为什么?爸爸来了?骗人,为什么?爸爸惹妈妈哭了? 雅纪:啊! 尚人:雅纪哥哥?!为什么?不是爸爸?咦?为什么哥哥光着身体? (尚人逃走) 雅纪:糟了,为什么尚人。 尚人:什么?刚才的那个是什么?雅纪哥哥和妈妈在干什么? (敲门) 雅纪:尚,是我。 雅纪:尚,开门。 雅纪:能进来吗? 尚人:啊,嗯。 雅纪:给,你的书包。 尚人:谢谢。 雅纪:期末考试今天结束? 尚人:是。 雅纪:怎么样? 尚人:马马虎虎。 雅纪:尚,到这边来。……尚,怎么了? 尚人:为什么?雅纪哥哥只是叫我的名字,为什么脚抖得这么厉害? 雅纪:过来,尚人。 尚人:不要用那样的眼睛看我,好可怕哦,雅纪哥哥,好像雅纪哥哥不是雅纪哥哥了。 雅纪:尚?不听我的话? 尚人:好痛,雅纪哥哥。 雅纪:尚,对谁也不会说的吧,不会说的吧,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我说的话,听得懂吧。不会说的吧,尚,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妈妈,沙也加,裕太,我,还有尚,大家都会作为一家人在一起。所以对谁都不会说的吧。 尚人:不,不说。 雅纪:真是好孩子,尚。 尚人:抚摸着我的头发,好像为了要安抚我发抖的身体,雅纪哥哥在我的脖子上亲了好几次。但是身体的颤抖没能停下,拼命忍也没能忍住的眼泪不停地掉下来。哥哥和妈妈在那、里干了什么,只要想到这个,眼前就一片黑暗。好像身体里的血都凝固住,不能呼吸了似的。即使是这样,被哥哥说“对谁都不告诉”,也只有点头。为了不要失去家族的牵绊,即使那是地狱(原文其实是即使那是被叫做梅毒的地狱,可是意思不对咧) 什么也不说,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只要这样应该就能作为共犯遵守约定的。如果那天沙也加姐姐不突然回到篠宮家的话,如果那天我不是因为感冒没去学校的话,我就不必听到姐姐那痛彻心扉的惨叫了吧。 沙也加:妈妈,哥哥,好脏!讨厌!不要碰我!讨厌,最讨厌哥哥!妈妈,妈妈,去死就好了! 尚人:至少我还没有清楚看到哥哥和妈々的H,所以多少还能挣扎着坚持住,但似乎是看到了H进行时的姐姐,一副精神失常的样子跑出了篠宮家,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三天后,妈妈就忽然,死了。 Track04 涙雨 欧巴桑1:真叫人伤心啊,还那么年轻说,真可怜。 欧巴桑2:是啊,不过像是老公的事啦,儿子的事啦,也很辛苦啊。 欧巴桑1:遗书是没有,不过看样子还是悲观而自杀的吧。 欧巴桑2:孩子们还没成年呢,老公又不回家,这以后要怎么办啊? 欧巴桑1:真惨啊。雅纪君眼泪也不流地办着丧事,真是,光看着我都要哭了。 欧巴桑2:人生真是让人难预料啊,以前看上去那么幸福的说。 (这两个还真长舌啊~) Track05 軋轢 (闹钟声,尚人起床) 尚人:好困啊~到底在睡前不该看推理小说的啊。睡眠不足阿~实在是还想睡一会儿的,不过得帮裕太作便当,这是我自己决定的事情嘛!(阿光伸懒腰)加油!这一年四月,裕太进入明和中学读书,我则升入了三年级。但是,好不容易搞定了裕太的自暴自弃,刚松了口气,这次又开始逃学了,而且因为觉得麻烦连饭也不吃了。    做好了!啊!已经七点半了,糟了!今天是我值日的说!啊!早!雅纪哥哥。    哎?旅行包?那么早到哪里去啊?     那个,雅纪哥哥,到哪里去旅行吗? 雅纪:因为工作到バリ島去,星期五才会回来。 尚人:这样。啊,但是对不起,我不知道所以早饭没有做哥哥的份…… 雅纪:不用,在飞机场吃。 尚人:那,路上小心。 雅纪:嗯?那便当是给裕太的午饭? 尚人:嗯。 雅纪:不要再那么宠那家伙了。 尚人:可是要是再营养失调倒下的话就不好了。 雅纪:我不是说过那时候就让他离开这个家吗,那不就够了。裕太也不是小学生了,不用你管手管脚地照顾他。自己的事让他自己做。 尚人:啊~啊~又让他生气了,雅纪哥哥因为模特儿的工作很忙偶尔才回家的说。为什么呢,妈妈死后雅纪哥哥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我们大概也只是雅纪哥哥的包袱而已吧。所以裕太被送到医院时也…… 雅纪:不吃饭也不去学校,这是你的自由,不过老因为你的任性忙来忙去的我也累了,所以裕太,下次再这样倒下被送到医院的话,你就不用再回篠宮家了,到堂守叔父家去吧。先跟你说清楚,只是不舒服天天窝在家里的话,哪里都一样吧。不想去堂守家的话,カモン家也行,再不行的话,那个人那里也行啊,反正在户籍上他也算是你的监护人。哪里都行,随便你了。 尚人:不用回来了什么的,不是真的吧,雅纪哥哥只是想让裕太振作起来所以故意说得那么难听的吧。我不想家里人数再变少了,不想裕太变得象妈妈那样。所以即使被人厌烦,被人认为多事,我也……     裕太,便当我放在这里,吃掉哦。我去学校了。     但是裕太宁愿吃微波炉食品一次也没有吃过我做的便当。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每天都做。就这样继续着。     那天,当我正在一如既往地收拾着被倒的一塌糊涂的便当时,被难得早回来的雅纪哥哥发现了。 Track06 喪失 雅纪:尚,你在干吗? 尚人:雅纪哥哥?!这,麻烦了~ 雅纪: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尚人:真的,眼神好认真,雅纪哥哥真的生气了。 雅纪:便当被糟蹋掉,今天不是第一次了吧。 尚人:…… 雅纪:所以不是说了别去管他吗。(敲门)裕太,是我,开门。不开的话我就踢破了门把你拖出来。 裕太:什么……(被揍)什么啊,放开我! 雅纪:尚,让开。 裕太:放开我!(大概被扔到什么上面了)干什么啦! 雅纪:不是一直告诉你不要浪费粮食吗。 尚人:雅……纪……哥哥…… 雅纪:裕太,你最喜欢吃炸鸡了对吧,所以我来喂你吃。(看样子是把垃圾桶里的炸鸡硬塞到裕太嘴里的样子),这是尚为了你特意早起做的便当,给我好好吃! 尚人:雅纪哥哥,停手吧,裕太他…… 雅纪:你不要说话,尚。 雅纪:好吃吧,裕太,因为包含着尚的爱,裕太,好吃吧。. 裕太:(边哭)好吃。 尚人:裕太! 雅纪:裕太,前一阵子你生病的时候我说了什么还记得吧。堂守叔父是真地想要你呢,说什么换个环境的话,你的心情也会比现在轻松的多。从现在开始尚要考高中,我也会常常因为工作不在家,不能老是光顾着照顾你啊。所以,你去堂守叔父家吧,那样的话,对你而言也好不是吗。 尚人:雅纪哥哥,你是认真的?真的要把裕太交给堂守叔父?我不要,不要呀! 雅纪:我没在问你,尚,我在问裕太。 尚人:但是! 雅纪:畏畏缩缩的,又闹别扭又净干荒唐事,这三年,考虑的时间也够多了吧!不想去学校的话不必勉强去,但是将来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好好做个决定呀裕太!没有人会为你保障你的人生。 裕太:雅纪哥哥想把我从这家赶出去!把我和姐姐一样从这个家赶出去。 尚人:和沙也加姐姐一样…… 裕太:雅纪哥哥只喜欢尚! 尚人:裕太在说什么啊! 裕太:只要有尚的话,姐姐和我都不需要了!所以雅纪哥哥……(后面听不清楚,估计是“和姐姐一样把我赶出去”之类的) 尚人:在说什么……蠢话啊,雅纪哥哥不会作把沙也加姐姐赶出去这种事,沙也加姐姐,沙也加姐姐是……不是雅纪哥哥抛弃了沙也加姐姐,是沙也加姐姐不要雅纪哥哥,不要我们。 雅纪:我可没抛弃沙也加,沙也加是自己要离开这个家的。 裕太:骗人!她不是说好了考完高中后就立刻从カモン家回来的吗!但是为什么不回来!? 雅纪:为什么,那是因为沙也加讨厌我了。 尚人:雅……纪哥哥,不要说! 裕太:所以,为什么! 雅纪:那是因为我和妈妈…… 尚人:雅纪哥哥,不要! 雅纪:有什么不好的,尚,裕太也有权利知道吧,沙也加为什么离家,裕太也不是小孩子了,一直被瞒着也太可怜了吧,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好了,这样反而什么都能解决,更加痛快吧。 尚人:但是,但是…… 雅纪:沙也加离开家是因为,她看到我和妈妈H! 裕太:哎? 雅纪:我和妈妈在H,那被沙也加看到,所以沙也加出走了。 沙也加:妈妈,哥哥,好脏!妈妈,妈妈,死了就好了! 裕太:姐姐……所以连妈々的葬礼也没有来…… 雅纪:对。 裕太:因为妈妈自杀…… 雅纪:不是自杀,那个是意外。 裕太:可是大家都在说,妈妈是对未来感到悲观,吃安眠药才死的…… 雅纪:不是,只是搞错了药量而已,妈妈失眠,不吃药就睡不着,所以…… 裕太:骗人!妈妈是,妈妈是因为被姐姐看到和雅纪哥哥H所以才自杀的! 雅纪:那是意外。妈妈是不会自杀的,不过如果你想要那么想的话,也可以。我并不想强求你那么想。 尚人:对……吧,妈妈不会自杀的吧,不是因为沙也加姐姐……叫她去死……的吧…… 裕太:尚哥哥,你知道?! 尚人:啊……嗯…… 裕太:但你没有像姐姐一样离开这个家,为什么?! 尚人:…… 裕太:为什么啦! 尚人:那是因为,雅纪哥哥,雅纪哥哥,我该怎么说呢?雅纪……哥哥,为什么什么话也不说呢,为什么用这么冰冷的眼光看着我?我……已经不要我了?因为妈妈已经死了?是吗? 裕太:尚哥哥,为什么不说话?! 尚人:从这个家出去,我该去哪里呢?堂守叔父和カモン家想要的都只有裕太,你而已啊。    妈妈在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是这样,我一次也没被叫过名字。(这里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直译是这样的,估计意思是“一次也没说要我”)打扫,洗衣,需要我的只有这个家,不是吗?所以我哪里都不去,沙也加姐姐扔下这个家也好,你去了堂守家也好,我一直都要待在这里,即使雅纪哥哥说不要我了,我也要一直待在这个家里。    什么,我为什么要说这种话?这……好怪的!这样不是就像是嫉妒大家都喜欢的裕太而闹别扭的孩子一样吗!看吧,裕太表情怪怪地看着我,雅纪哥哥也,很吃惊!不要啊,雅纪哥哥,不要用那种好像厌恶的眼光看着我啊!不然的话我……我……    啊,那个,我刚刚只是打个比方,我……反正只要能让我读到高中毕业就行了,那样的话,我离开这个家,一个人也能好好过,那个……我没打算一直给雅纪哥哥添麻烦的…… 雅纪:裕太,关于堂守叔父的事好好考虑一下,明天回答我也可以。 裕太:我,不知道尚哥哥是那么想的。 尚人:我,简直就是自掘坟墓嘛,好像……被讨厌了吧……我……    那个时候,我以为雅纪哥哥是因为自己一片混乱,所以不禁情感流露乱说一通。妈妈死了以后,雅纪哥哥就好像被牵走了一半的魂灵,对什么,对谁都没有兴趣,就连那紧抓着人心不放的金茶色瞳孔,也好像变成了冰冷的玻璃珠。所以我一直很不安,想他会不会不久就扔下工作扔下一切,扔下我们到什么地方去了;把裕太送到堂守叔父那里,会不会是想要摆脱过去的阴影,一个人重新来过的表示呢;所以要公开那个秘密,疏远裕太吗。想到这些,我突然意识到,从妈妈死掉的那个瞬间开始,我作为共犯的价值也没有了。我的心底深处,丝丝拉拉地抽痛不已。一边处理着被打烂的便当,我忽然觉得心里的什么地方好像麻痹了,没有了,于是无声地,哭了。 Track07 束の間の平穏 中野:哦,篠宮,早上好。 尚人:早上好,中野。 中野:数学的那张卷子,作完了吗? 尚人:哎?嗯,作完了。 中野:那第7题的答案……啊……解法……嘿嘿……教教我! 尚人:好啊。 中野:真的?!呀~得救了!那个越做越不明白耶。 尚人:现在马上? 中野:看篠宮什么时候方便就行了。 尚人:那午休的时候怎么样? 中野:好!拜托了,篠宮老师! (同笑) 中野:啊,说起来从明天开始早上会有课外活动,篠宮你家好像是在チズカ吧,不是要很~早起来了吗? 尚人:嗯~5点就要起来了吧。 中野:真的?那坐车上学不是就快很多吗? 尚人:那也没有啦。骑自行车到车站,然后要换两次车,还要从明津总到湘南高中,这样的话还是直接从家里骑自行车来来得快呢。 中野:越听越觉得チズカ好远,我家的话骑车只要花十分钟就够了。 尚人:就只有一开始会觉得够呛的啦,习惯了的话就没事了,大概……    即使这样,从家里到学校也要四十分钟,但是,车费也不是小数目啊,能节约的地方还是一定要节省到底的。只要认为能行就一定能行……吗…… 中野:?什么? 尚人:没什么,我说明天开始要加油了。 中野:啊呀,我们都是闪亮亮的高中一年级嘛,可不要太过头了哦,将来还长着嘛。 Track08 真夏の悪夢 司机:客人,客人,到了哦! 雅纪:啊?什么? 司机:不要紧吧,到了哦,是这里吧。 雅纪:啊,啊啊,对。 司机:2860元。 雅纪:给你。 司机:找你140元。 雅纪:钥匙钥匙,啊,哪个? 尚人:啊,已经过了一点了!暑假也才刚刚开始,今天就到这儿吧!啊,对了,得给明天早上的早饭定时。    咦?雅纪哥哥?在那里干什么啊?雅……啊,一身的酒臭,真难得啊,雅纪哥哥喝醉了倒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了吗?算了,我在这里担心也没用的。    雅纪哥哥,雅纪哥哥!    不行啊,不起来呢。但也不能把他扔在这里不管,反正的想想办法。虽是这么说可是要把碎得一塌糊涂的雅纪哥哥背上楼梯的力气我也没有啊。怎么办呢?没办法了,就让他在我房里睡吧。    (背)嗯……雅纪哥哥,醒醒啦,不能在这里睡啦!(继续背)好重,雅纪哥哥,好好走啦!(再背,背到了)啊,重死我了!    还是起码要把他的夹克和裤子脱掉啊,雅纪哥哥的衣服好像都是名牌的说。    (我脱)    然后再帮他盖上毛巾毯。 (雅纪醒了……) 雅纪:嗯……啊?…… 尚人:什么?啊!嗯……(被亲了T.T)    什么?Kiss?和雅……纪哥哥?骗人,为什么?   (挣扎中)    雅纪哥哥……不要……是和谁搞错了拉!为什么?不要!雅纪哥哥雅纪哥哥!求求你了!醒醒啊!雅纪哥哥……不要……(然后就越说越模糊了,重复着这几句,后面的声音我就不多做解释了……)    最初的是让我汗毛直竖的声音,脸上的血液都仿佛要退下去的声音(这句听不清楚,好像是这个)然后是,好像要燃烧起来的痛感和热烈的绞缠(就是絡み啦)毫不留情的袭来。[要裂开了!]我这么想着。我的身体仿佛要裂开,骨头咯吱咯吱作响,这种恐惧让我浑身痉挛,眼底发红……   好痛!好热!要烧起来了!要裂开来了!   被重重地压在底下的恐怖感,直冲头顶的剧痛,炙热的臼翻捣着……(汗……真具体阿……)那一瞬间,我的意识忽然blackout了。 Track 09 禁忌のボーダーライン 尚人:然后是……啊,洗衣粉好像也用完了。 店员:3892元。找你108元,谢谢光临。 尚人:明天雅纪哥哥好像是要从轻井泽回来吧。真麻烦啊。大概又会变得很尴尬的吧。怎么办…… 夏日夜晚的暴行,那天,连正常的SEX都还没体验过的我,一下子男人的……被亲生的哥哥强行将“凶器”塞进……我的生活崩溃了…… 第二天的早上,我醒来后雅纪哥哥他…… 雅纪:尚,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 尚人:到现在为止好像一次也没听见过的,用僵硬的声音,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谢罪的话语:对不起,我错了,原谅我……只是喝醉了酒意识不清,把我和谁搞错了做了过分的SEX,一想到这,就好像在被强行撕开的身上的伤处更深的地方,一滴一滴淌着血。 尚人:好热!好像到家了以后脑袋都要融化了~ 但是,我没能恨雅纪哥哥。因为如果我不去脱雅纪哥哥的衣服的话,一定就不会像那样被搞错,所以,一定是多管闲事的我不好吧。因为那,是个意外。就这样我拼命地要自己接受,如果不这样的话,就太痛苦,太悲惨,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 尚人:啊~累死了~再不快点灌点冰的下去就不行啦!虽然现在连看到雅纪哥哥的脸都会觉得痛苦,虽然不管怎么做,那时的情景还是会鲜明地再现让我简直要吐,但是也只能装成什么也没发生过,装成全都忘记了,和平时一样地生活下去,我是这么想的。高中毕业后我就离开这个家,这样的话,总有一天我真的能忘掉这件事吧,我强迫自己这样想。 但是,那天晚上从轻井泽回来的雅纪哥哥,就好像是在等我洗完澡一样,等我走出来之后就慢慢走过来,把我抱在怀里,毫不犹豫地亲了我…… (kiss……) 雅纪:尚,我们这次好好地从kiss开始吧。我和妈妈不一样,绝对不会再搞错了。 尚人:哎?为什么?!骗人!不要!那样的,绝对不要再由第二次!放开我……雅纪哥哥……我……不要碰我…… 雅纪:不要紧!别怕,我不会做伤害尚的事情。绝对不做,我跟你约定好! 尚人:不要……放开我! 雅纪:我想要尚。上次是喝了酒,所以搞错了顺序,所以这次绝对不会搞错了。心也,身体也,尚的一切我都想要,但那样好像太贪心了,不象话的吧。我不想被尚讨厌,所以,只要kiss就好了,从kiss慢慢开始吧。 尚人:一开始只是个意外,但是,从第二次开始就不同了。有着明确的意识,雅纪哥哥开始向我发泄情欲。即使是累赘的弟弟,起码也能成为性欲的排泄处。 雅纪:我不对尚作讨厌的事情,所以,就像这样只是拥抱的话没关系的吧。 尚人:不要……雅纪哥哥……不要把我当成妈々的替身! 雅纪:可以kiss吗?我想和尚kiss,只是kiss的话,不怕的吧? 尚人:怕的!我们明明是兄弟……雅纪哥哥……我……做这种事的雅纪哥哥……好可怕! 尚人:只是轻啄嘴唇的kiss,即使是这样,也禁不住因为害怕而身体发抖。被强暴时的恐惧深深刻印在身体深处,所以我已经不知该怎么办了。 尚人:雅纪哥哥…… 雅纪:差不多小孩子的kiss可以结束了吧,尚。我想和尚更像大人办得kiss,没关系,我会好好教你的,好吗? 尚人:不要……舌头……不要伸进来……雅纪哥哥,不要那么强烈……像平时一样吧,像平时一样温柔的……像这样,我没法呼吸了,雅纪哥哥…… 尚人:唇与唇重叠的kiss,渐渐地一次比一次强烈,变得麻痹,被逼到绝境,头脑隐隐作痛。 尚人:那里……不要…… 雅纪:怎么了?尚?我不是只有在kiss吗? 尚人:雅纪哥哥,不要。 雅纪:我没有打破约定,只是对尚可爱的チクビ,也想kiss而已呐,尚,我可以舔吗?就一下下,那样的话,没关系吧? 尚人:…………不要舔……雅纪哥哥……不要……那样的话我……我会变得好奇怪! 尚人:散开到全身的熟练的舌尖,粘粘地舔着,令人简直发痛的吸吮……雅纪哥哥的kiss就这样将我所不知道的快感一一揭露。 雅纪:(低笑)好可爱啊尚,像这样チクビをいじめる,感觉好好,所以尚的这里也……已经膨胀起来啦。 尚人:不要……不要……摸…… 雅纪:为什么?感觉不是很好吗?看,尚的チクビ也キリキリトマッテキタ。希望我咬,吸?但是这样下去不是很难受吗?所以,放出来吧,尚。 尚人:雅纪哥哥不要!只kiss……不是说只kiss…… 雅纪:没关系,不用怕,只是变得更舒服而已。 尚人:不行!放开…… 雅纪:什么也不用怕,没关系,我不会做让尚痛的事情,尚感到舒服我也高兴。就当作是ONANI好了,尚,不讨厌我吧,那没关系吧,但是如果尚无论如何都觉得讨厌的话,我就放弃。因为如果被尚讨厌的话,我好痛苦的。所以我就会立刻出去,再也不会碰尚。啊,那样的话,可能暂时都不会回家了吧。 尚人:如果说不要的话雅纪哥哥就不回家了?!就这样一直?不要!我…… 雅纪:怎么办?尚?…………呵,真是好孩子,尚。从现在开始,一直都由我来为你做,所以尚不做オナ也可以,因为能够碰触尚这里的人,只有我。知道了吗?尚。 尚人:虽然不会强硬的猛使力,但也决不会让你说“真好啊”。就被这样的花招套住,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感觉到想都没想到过的快感,无法动弹了。 雅纪:如果尚不能变成我的东西的话,这样吧,那代替尚,我就对裕太动手吧。哼,怎么样?尚?即使这样,也没关系?所以不是说了不会让你痛的吗,直到尚这里感觉心驰荡漾为止,我会好好地帮你舔¥%…的,来,脚在张开一点。尚,好好地发出声音,如果不发出来的话,就不让你射。 尚人:我曾想,和雅纪哥哥的sex太过禁忌,一辈子都不会习惯的吧。但是,当快感越来越深,我也不象话地惊慌失措,越是能感受到那让身体深处心驰荡漾的甜甜的毒,我的不安就越大。所以我想,如果能够不再sex回到本来的兄弟关系的话,我想要那样。 雅纪:请求?呵,尚对我的请求,是什么? 尚人:那个……我…… 雅纪: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尚人:雅纪哥哥,我……不想再SEX了。 雅纪:嗯? 尚人:及时回到以前的兄弟生活,我们也能像这样相亲相爱生活下去的吧。所以…… 雅纪:到现在还在说什么啊?尚。如果你是认真的那么说的话,我也真的生气了。是我太放纵你了吗?所以才会说那么任性的话吗?这样的话,稍微要来点惩罚了吧。 (尚人悲鸣…………) 雅纪:尚,腰抬起来!尚,抬起来!不够,在高点!对,就那样,今天不帮你舔,因为是惩罚嘛,就这样直接イレル。 尚人:不要雅纪哥哥! 雅纪:不行!别动,是说了让我生气的话的你不好! (尚人继续悲鸣…………………………) 雅纪:声音太大的话,裕太会醒过来哦,尚。 尚人:最初的强暴不说,到那个时候为止,我只知道让我神魂飘荡的甜甜的痛感,雅纪哥哥的低声细语和快感太深,那被强行撕裂的恐惧可能也变得缓和了。但是…… ……………… 雅纪:尚是……谁的? 尚人:…………雅……纪…………哥哥……的………… 雅纪:听不到啦,尚。 尚人:……的……雅纪……哥哥……的…… 雅纪:不是说了听不到吗? 尚人:雅纪……哥哥的……%—*雅纪哥哥的…… 雅纪:那么,再也不会说了吧,尚?因为尚是我的东西,对吧? 尚人: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雅纪哥哥……停手…… 尚人:身体的重量也加进来,强烈的摇动,奥の奥まで%&*,这无止境的痛感让我觉得恐惧的要连脑髓都搅拌起来。我被逼着好几次发誓再也不说那样的话,哭了…… Track 10 エピローグ 尚人:啊~洗澡时间太长,口好干哦。裕太那家伙,那样开着音乐居然还能睡得着啊。啊!雅纪哥哥,为什么?不是后天才会回来的吗?啊,你回来啦…… 雅纪:我写真的部分都结束了,就早早地赶回来了。 尚人:啊,这样啊。 雅纪:尚,你准备在那里呆站到什么时候啊? 尚人:哎?啊,嗯。 雅纪:尚? 尚人:…… 雅纪:在干什么哪,尚。这么不希望我那么早回来?不是的对吧,尚只是害羞而已对吧。因为前几天被我稍微作弄一下,就立刻射了的关系。那是因为太久没做,太舒服,所以就忍不住了对吧。这里……不管是被作弄还是被舔,尚人都最喜欢了吧。但是,更喜欢被咬或是吸チクビ吧。因为尚的这个,马上就会站起来的说。寂寞吗尚?有好好照我说得去做吗?你在害怕什么啊?难道说,你自己做了? 尚人:没有做! 雅纪:对啊,能够抚弄挤满了“牛奶”的尚的这个的,能喝下挤出来的“牛奶”的,只有我。要是自己随随便便作了的话,我可是要惩罚你的。我讨厌要让我说两遍一样的话的笨蛋,更讨厌撒些立刻就会穿帮的谎话的家伙。对吧尚。尚,没有做什么ONANI吧? 尚人:………… 雅纪:痛痛的或者是舒服的,尚喜欢哪个? 尚人:舒服的…… 雅纪:嗯,那在我说“好了”之前,不准随便的就射。如果能忍住了,那我会就好好地舔尚喜欢的地方。但是,如果随便地就射了,我就让你就这样在我的膝盖上,直接イレル。 (尚的呻吟声…………) 裕太:浑蛋!回来就回来,不要又给我H啦! 尚人:雅纪哥哥,那里不要…… 裕太:妈的! 尚人:不要……雅纪哥哥…… 裕太:知道我醒着,故意作的吧雅纪哥哥!让我听到尚人哥的声音,故意让我看到你们两个人在作,想要把我从这个家赶出去,没门!我绝对不会离开这个家的!不对!骗人的!我……我才不是像雅纪哥哥那样的禽兽!(后句省略,实在不知如何翻才好……这话实在是……呜呜……) 雅纪:真可爱啊,尚。真的,你好可爱!天真,坦白……所以,常常会想要试着捉弄你。明明想要温柔地对你,明明想要紧紧拥抱着你,好好宠爱你,为什么呢?常常会控制不住惹你哭。 尚人:雅……已经……让我¥%—*…… 雅纪:唉,算了。反正我也知道自己已经不正常了,反正,我是对着自己的亲生弟弟真的发情的禽兽。所以事到如今也用不着装正经了吧。 尚人:不要……那里……不要…… 雅纪:只要你,尚,只要你就够了。啃咬你的肉,舔噬你的血,为了让你除了我谁也不看,把我那炙热高昂的东西,塞进到最深处…… 尚人:雅纪哥哥……雅纪哥哥……求你了……求你了……让我¥%—*…… 雅纪:不让你逃走,绝对!虽然曾经害怕伤害你,我逃开了。再也不放手了!再也不!终于到手了!我的宝贝!所以,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56视频APP

56视频APP二维码 扫一扫下载

56官方微信

56官方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发现精彩